辞致丶

自割腿肉强行拉郎。

雪走yoki:

GGAD2019月历壁纸(1-4)

手机900x1600/电脑1960x1080

请勿商用其他随意

doria说的对:

我去华纳这个选角真的成精了啊!


这是两个人吗?这是一个人啊啊啊啊啊啊


太美了,这就是仙子盖啊啊啊啊啊啊

【GGAD】盖尔! 穿好你的裤子 01(肉,全程高速

tatttttt:

脑洞了一下十六岁的小盖是怎么引·you、探索小邓的,总之是那两个月里的甜蜜情0v0事.


全程车速120码,上车请系好安全带。


祝各位食用愉快~


章与章之间联系不会特别大,下次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肾不太好),可以当做独立的一章完结来看。


=================


点我上车


=================


希望可以得到一些读后感=v=


很喜欢这两个人,我好多年没有饭过cp了,老头爱情真是美味



【GGAD翻译】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1.1

安能如風:

【GGAD翻译】《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


 


《Reformed, Returned and Really Trying》


作者:Starfox5


原文地址:https://m.fanfiction.net/s/13045929/


授权:见合集图


简介:沙雕半AU,OOC警告


身为邓多多舔粉的一代黑魔王惊闻情人离世噩耗,决意越狱复仇,正面硬扛二代黑魔王。


 


粗体是时间地点,粗体也是谷哥帮我翻的德语。谁让lof没有斜体呢






 《你知道他有多努力吗》1.1




第一章:越狱


 


普鲁士魔法界,纽蒙迦德,1997年7月12日


 


大概跟大众的预期相反,他很久之前就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他罪无可恕,活该老死在牢狱之中,遭人唾弃。他在盛怒和傲慢里犯下的暴行……他花了很长时间才能承认自己犯了错,又花了更长时间去面对自己的愧疚,但他走过来了。虽然为时已晚,已经太晚了,但他还是做到了。毕竟他除了思考无所事事。思考,和回忆。


 


而且,总括而言,情况还算不上糟糕顶透。他的牢房是不宽敞,肯定也称不上舒适——毕竟他精心设计这监狱那会准备关的是他的敌人——但还算能够忍受。不是说他配得起这样的待遇,只是他的朋友比他应得的更加仁慈。


 


然而他最后也是最好的朋友如今死了。被谋杀了。那些守卫是这么告诉他的。不是嘲讽,不——几十年前起他们就不那么做了。只是告知他一声,好让他知道不会再有探访。或许,也让他赶紧咽气,结束这一段耻辱的历史篇章。


 


可是他没有。他不能。他的朋友去了后,留下了太多脆弱无助的人。在那个也许比当初的他更可怕的敌人面前,他们只能任人鱼肉。没有人能代替他的朋友,没有人去继续抗争,为他们当初共同的理想奋斗。


 


再没有其他人了,除了他。


 


他了解这座监狱,比任何人更甚。他清楚它的弱点,它的守卫。锒铛入狱之初,他试图找到越狱的办法。甚至到了后期,在他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后,他还在继续思考怎么逃出去——因为除了计划和思考没啥好做的,也因为自愿画地为牢,等于向自我证明了他的改过自新。他终于成为了他早该成为的那个男人。


 


而那个男人说不定能够拯救他朋友的国家,为自己的恶行赎一点罪。他心知他并不会是孤军作战。他还有些老伙伴仍然活蹦乱跳。他们并没有抓到所有人。他们还真心地记挂着他呢。都是些跟他一样的老家伙了,但危险性不减半分。他们也许曾被误导,和他一样走上了歧途,但假如他召唤他们,当他召唤他们的时候,他们依然会追随他。


 


本来坐在窄床上的他站了起来,面对着牢房的门。他没有魔杖,但那从不是使用魔法的障碍,对他这般魔法造诣的人来说就更不是了。更何况他还有过数十年的光阴来磨炼精修。


 


这一刻,他犹豫了。他仍然可以停下来。在牢房里等待死亡的降临,然后和他的朋友重聚。


 


但不行。他摇头。他明知道自己能去救那个人的朋友,却选择袖手旁观,他如何有面目去见他呢?


 


是时候迎难而上,做出正确的选择了。


 


数十年前他建造这个监狱的时候,设计上可谓巨细无遗。每一间牢房都布满了禁止所有魔法传送的咒语,大门和墙身都被加厚到连巨人都留不下痕迹的程度,伸延类咒语无效化,血脉未被写入监狱的主符石的生物,无论是什么形态都无法踏入监狱的门槛——而符石离牢房还远着呢。


 


而且他还施了七层与检测咒相连的加强魔法,严丝合缝地覆盖住每个牢房。只要任意一层保护咒遭到破坏,守卫就会闻讯而来。没有人,甚至包括阿不思,能够在守卫抵达前解决掉余下的防卫咒语。守卫们还有着各种手段去阻止犯人逃逸。


 


不过,就算是最好的防御也不是完美无瑕的。即便是紧密重叠的层层魔法,只要通晓窍门就能破解。他研究了这些咒语几十年了——这是他身陷囹圄后唯一能接触到的魔法,对集中精神非常有效——他清楚防御里每一处小漏洞,还知道怎么利用它们。怎么骗过检测咒。怎么透过相似律将加强咒作为突破点,一次过打破门上所有保护咒。如何逆转主符石和门槛的连接。


 


他用上了一打咒语来走出牢房的门口,只用上了半打来制服守卫。然后他捡起了他们的魔杖,只需一个咒语就炸飞了大门,走出了这座监狱。


 


数十年过去了,盖勒特格林德沃终于重获自由。而这一次,他会让阿不思以他为荣!


 


英国萨里郡,小惠金区,女贞路4号,1997年7月15日


 


格林德沃越狱!黑魔王逍遥法外,谁人可挡?


 


哈利波特将预言家日报扔到地上,被吓醒的海德薇惊叫出声,愤怒地瞪了他一眼。“对不起,”他说道,叹了口气,“这不是你的错。只是……”他在床上坐下,闭上了眼睛。邓布利多死了。被斯内普和德拉科马尔福杀害。很快伏地魔就会出击。而如今,好像还嫌事情还不够糟糕似的,连邓布利多的老对手格林德沃都越狱了!


 


“大概是等到邓布利多不在了,没有人能阻止他才逃出来的。”哈利喃喃道。他重新捡起了报纸,继续阅读那篇报道。反正他也没别的事好干,他得待在女贞路加强血缘保护魔法。根据邓布利多所言,屋子的防护咒会在他生日那天结束,但他每在亲人身边多待片刻都能增强他自身的保护魔法,防护咒不在了也管用。


 


伏地魔谋算着他的小命,邓布利多又去世了,哈利需要所有能得到的援助。


 


因应这惊人的消息,奥尔良公爵的发言人告诉我们的联络人,公爵已下令动员公爵护卫团,保护法国魔法界免受外敌入侵——不论敌人出自何处。被问到公爵是否怀疑格林德沃得到了普鲁士魔法界的忠心份子支援时,她有以下回应:


 


“我不是针对任何人,但这不是什么秘密,普鲁士魔法界充斥着从未停止支持格林德沃的男巫女巫——包括施泰纳总理政府的要员。”


 


施泰纳总理发出以下声明回应:


 


“普鲁士魔法界政府没有涉及格林德沃的逃狱。我完全信任我内阁里麻瓜出身的巫师成员。就在此刻,普鲁士魔法界的军方正在全力追捕格林德沃,但是若有任何国家企图以此为借口入侵,我们也会尽力保护我们的国家。”


 


国际魔法师联合会拒绝评论,表示需要时间收集更多资料。不过据非官方消息透露,比起如何处理那个曾让整个欧洲魔法界俯首称臣的巫师,联合会更关注选择谁来填补过世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空缺。


 


哈利闭上眼睛。这感觉又是福吉的翻版。因为那个白痴在乎权利斗争多过黑魔王的威胁,造成了多大的破坏!哈利咬了咬牙。为什么这些白痴就不能有一点常识呢?法国和普鲁士应该一起制止格林德沃发动另一场战争,而不是互相指控!


 


他摇摇头,将报纸丢到了桌上。无论这场逃狱的影响有多么深远,哈利还有其他的问题要烦恼。比方说,怎么在防护咒失效、食死徒进攻这里前逃离女贞路。愚蠢的魔法部在整条街布下了禁止魔法传送的咒语——原意是为了他的安全。当然啦,他可以披上隐形衣潜出去,可万一伏地魔就在附近,又透过哈利的伤疤感应到他的位置……显然,邓布利多有个计划,或者说莱姆斯在最近一次轮到他给哈利当护卫的时候是这么告诉他的,可是凤凰社的其他人都对此闭口不言。


 


他再次咬了咬牙,躺到了床上。至少罗恩和赫敏很快就会来看望他。凤凰社的人都不知道他们会面的计划。


 


波兰,近马林。1997年7月15日




盖勒特格林德沃几十年没来过了,这屋子仍然没有丝毫变化。同样的茅草屋顶,同样的粗砖墙,还有同样的红窗子。甚至连防护咒都没变过——话又说回来,汉斯从来不是一个优秀的解咒师。他的才干在其他方面。但关键是,这屋子还有人居住。


 


盖勒特笑了,轻弹了一下借来的魔杖,一道微弱的火花送向了屋子。防护咒闪了闪,火花在防卫线无害地消散了。数秒后,大门被推开,出现一个身穿长袍手持魔杖的男人。“该死的狗屎!谁这么大胆……”他瞪大了眼睛。


 


盖勒特朝他招手。这是他最忠诚的跟随者,也是他最亲密的朋友。好吧,至少跟还活着的比就是他了。他老了几十岁,肚子圆了些,但看起来依然敏锐。“汉斯。”




汉斯巴泽尔倒抽一口气,嘴唇颤抖着,好几秒都发不出声音。“格-格林德沃阁下!”


 


“如假包换。”盖勒特说。“我能进来吗?”


 


“当然!”汉斯一挥魔杖,防护咒再次闪烁了一下。


 


盖勒特迈步入内,穿过防卫线时皮肤感到一点微痒。


 


汉斯立正,举起魔杖敬礼。“阁下!”


 


盖勒特抬了抬手。“很高兴见到你。但你就不担心我是冒名顶替的吗?”


 


汉斯摇头。“我对您太熟悉了,阁下!而且除了您,还有谁认识我家呢?您是第一个访客,自那……那以后。”


 


盖勒特沉下头来。“的确。可你见到我似乎很吃惊。我以为我越狱的新闻已经传开,至少在普鲁士无人不晓了。”虽然过了几十年,但人们应该还没那么快忘了他吧?如果他以前的追随者没有收到他归来的风声,把他们聚集起来就比原先计划的费劲了。


 


“请原谅我,阁下,我没怎么关注新闻……那些落井下石的家伙无所不用其极地践踏您的名声…”他摇摇头。“我去酒馆的时候会买份小报,不过我很少出去。可是……您是怎么逃出来的?”


 


盖勒特笑了。“那是我建造的监狱——没有人比我更了解它。但你真正应该问的问题是:我为什么逃出来?我为什么来找你?”


 


汉斯眨了眨眼,倒抽一口气。“您要再度高举旗帜!我们要完成几十年前的大业!我们要征服欧洲魔法界!”他伤痕累累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挥动魔杖召唤出一个箱子。“当然啦,我还留着我的旧袍子!我永远不会放弃它们!”他一边说,一边从箱子里翻出了属于风暴军团长官的皮大衣。“终于啊,过了这么久,迎来了我们的复仇!”


 


盖勒特咳了一声。 “这个嘛…可以这么说吧。让我给你解释一下……”


 


德国勃兰登堡,巴尔尼姆县肖林鎮,1997年7月16日


 


盖勒特格林德沃发现跟汉斯家不一样,卡特丽娜家有了巨大的变化。女巫出生的小农场已经被这座他正盯着的大房子取代了。它看起来很时髦——他个人看法而已,他又不知道现代建筑什么才叫时髦。蹲了几十年大牢会让人与时髦脱节。


 


不管怎么说,他不是来欣赏建筑物的,他是来招募卡特丽娜凯贝尔的。汉斯组建和训练了他的军队,卡特丽娜则负责带领他们作战。至少,在乌尔里奇迈耶、鲁道夫贝克曼和加布里埃拉加林斯基领了便当后,就是她负责了。但她还是做得很好。


 


他瞥了一眼身边。汉斯举着魔杖,身躯紧绷。“放松,汉斯。我们不是来打架的。”


 


“我是您的护卫,阁下。”汉斯站直了身体,通常他不直言反对,但又对命令怀有异议的时候都是这样子。


 


“我们是来探望一个朋友。如果我不能信任卡特丽娜,那我们的计划一开始已经注定失败。”他向汉斯点点头,大步前进。他没有对屋子的防护咒出手——卡特丽娜行事倾向摩厉以须,他怀疑她的屋子会是个例外。他选择了一个声音洪亮咒。“卡特丽娜!”他的声音响彻庭院。


 


当左边场上出现一个标记时,他转身看去。汉斯会护卫他的背后。“卡特丽娜?”


 


空气微动,他的老朋友来了。她还穿着她的旧大衣——她一点都没有长胖;相反,她显得更瘦削了,金发褪成了银丝。她眯着眼睛盯着他,魔杖直指他的脑袋。一如他所料,她满腹狐疑。


 


“是我。”他说。“你也许听闻了我的越狱。你也肯定知道这是汉斯。”在他的老牢房里是有可能能找到几根他的头发。但伪装汉斯?非常不可能。


 


“你提拔我领导你的军队的时候,跟我说了什么?” 她问。


 


他皱了皱眉。 “官方记录还是私底下?”


 


她咧嘴要笑,但魔杖一动不动。“当然是真相。”


 


他叹气。 “我说‘该死的狗屎!轮到你了卡特丽娜!’当然,正式的战事日志没有粗话,写的是‘凯贝尔接任’。”


 


她对他微笑,敬了礼。“格林德沃阁下!卡特丽娜凯贝尔向您报到!”


 


他笑着回以敬礼。“我很高兴看到你身体健康。你应该猜到了,我逃出纽蒙迦德不是来观光的——我有个计划。”


 


她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一听说您越狱就猜到了,阁下!”


 


他颔首。“但我们需要更多的魔杖。”他觉得倒也不用太多。根据阿不思上次探望他所说,那些所谓‘食死徒’并不是顶级战士。以双倍的人手去埋伏一群小孩子,还一个孩子都没抓到?渣渣!


 


卡特丽娜的笑容更灿烂了。“我猜到了您的要求,阁下!”她深吸了一口气,拉紧大衣的模样非常眼熟,盖勒特忍住了皱眉,隐约明白了接下来将发生什么。“凯贝尔兵团!全体集合!”她大声尖叫,声音比用了洪亮咒还响亮。


 


一打,不,两打穿着他的风暴军团皮大衣的男巫女巫从屋子里跑出来,在卡特丽娜面前列阵站立。女巫转向他道:“凯贝尔兵团向您报到!”


 


“非常好,卡特丽娜。”他答道,打量这群人。他们比他预计的年轻——有些才刚毕业。其他的三十多到四十多岁。“你在招兵。”


 


“是的。”她说。“政府不承认,但其实普鲁士巫师对您的支持从未消退!这只是我们其中一个小组!政府里有我们的人,您一声令下就会行动!只需您一句话,普鲁士就是您囊中之物! “




“然后法国会付出代价!”汉斯说,接着咳了一声。 “我很抱歉,阁下。条件反射。”


 


盖勒特强迫自己保持笑容。卡特丽娜一番好意。但他觉得显然自己的越狱及时阻止了她重犯他昔日的错误。可是他不能直言斥退她,她对他如此忠诚。“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卡特丽娜,但我们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要优先完成。”


 


 “阁下?”她看起来有些困惑。


 


“我假设你听闻了在英国发生的事情。那个‘黑魔王’威胁要屠杀所有出身麻瓜的巫师?”


 


她抽了一口气。“当然!我明白了——我们需要阻止那个疯子!”


 


他笑了。看来她想明白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她也改过了。她知道拯救生命比政治更重要——反正他也无意再涉及任何政治事宜。


 


卡特丽娜急切地点了点头。 “您的老对手死亡加上这位黑魔王的崛起,英国如今势弱——是时候乘势攻占!等我们碾压了那群纯血主义者,我们不但多了一个国家作为势力基地,全欧洲麻瓜出身的巫师都会群涌而至您的麾下!啊,不愧是出自您的计划,阁下


 


盖勒特的笑容僵住。二十几个男巫女巫一起欢呼。


 


算了,他可以去了英国再澄清这点小误会。普鲁士政府应该高兴他把这群出身麻瓜的激进巫师带走了。至少这阵子他们不会给普鲁士制造麻烦了。




TBC

猹猹籽:

古风ggad?
性感魔头爱上我
十分ooc慎入蛤蛤蛤蛤

Zhi Yai:

pottermore上的各院手机壁纸噢!由于我的测试结果是拉文克劳,所以其他学院的壁纸都是Google的,可能没有那么清晰,还请见谅。蓝色的是拉文克劳,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相信大家都看得出来,最后一个是充满阳光的赫奇帕奇
PS:标签ggad是希望更多人看到ww至于其他cp我不萌啊哈哈毕竟我当初看哈利波特的时候都很认真在看魔法了没想辣么多233

宿粟:

就我用过的,知道的VPN,给大家说一下

收费的:

Netfits云墙

游侠

天行

比特

洋葱

这几个都挺可以的,收费也不贵,直接去网上搜,其他的VPN没用过,我也不好说,就不说多了。

免费的:我截图了给大家看,前两个就是免费的,后面那个是收费的。

(光明正大的告诉大家科学上网,会不会出事😂)

Lofter聊天没有直接发送app的选项,要不大家加群?我把这些app发群里533766934  大家就可以直接下载安装了,对了,我只会搞安卓手机,苹果手机我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