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致丶

自割腿肉强行拉郎。

【盾冬】Normal Life 14

石录:

Summary:  Bucky以为自己是个普通汽修技工,而自己的男友Steve是个普通巡警。但他们不是。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11   12   13


14


“操你妈的Hydra,老子有你们想要的东西,你们他妈的来找我吧。”


 


这条消息猝不及防地出现在了Steve的通讯耳机里,从坐在他对面的Natasha差点把咖啡吐在他脸上来看,她也听到了同样的信息。


“这是S.H.I.E.L.D.之前的公用频道。”Natasha冷静地分析道,“现在应该已经被弃用了。”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Hydra也会收到这条消息?”Steve有些绝望地用手捂住了脸,“上帝啊……”


Natasha给了他一个“你为什么要说废话”的谴责眼神,慢悠悠地搅拌着咖啡,说道:“我以为你已经和Barnes达成共识了。”


Steve无奈地摊手,“看来我忘了一个人。”


“哦——”Natasha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有钱人就是难缠,是吧?”她喝了口咖啡,发出享受的叹息,“好好享受你的新任务吧,队长。”


在和巧克力松饼沟通感情的Sam闻言问道:“嘿,那你去哪里?”


“我可不是给他打工的,小伙子。”Natasha挑了一下眉,“我还有我的任务。”


“比如?”


“Clint有点担心自己的工资,我得帮他解决一下。”Natasha笑看着Steve,“不是谁都有机会出差一趟就失业了。”


Steve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点了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这句话让Natasha困惑了起来,“你知道什么了?”


“没什么。”Steve站起身穿上外套,“只是知道原来Clint作为一个单身汉竟然会这么担心工资。”


Natasha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地摇摇头,“Steve,有时候你真是个混蛋。”


“我还以为你早知道了。”Steve一边说着一边取走了Sam的一块松饼——他竟然还记得蘸奶油。


“他还真是个混蛋,是吗?”Sam盯着自己面前的空盘子。


“嗯哼。”Natasha看见了Steve压在盘子下面的钞票,于是又给自己点了一杯咖啡,“你得早点习惯这个。”


 


Tony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他现在眼前的景象,总之他很后悔自己把手机落在了沙发上还没给护目镜加上摄影功能。


美国队长和冬日战士在他面前打成了现实意义上的一团,他们相互掐着对方的脖子,掰扯着对方的四肢,把像是从二战电影里学来的脏话倾盆倒在对方头上,然后继续掰扯着对方的四肢。Bucky在被Steve噎得词穷后改用了俄语和法语,Steve只用了两秒反应就紧跟着他切换了语言频道,然后,他们就继续这样,在Tony的实验室门口继续相互谩骂,相互殴打。


“Jarvis,翻译一下。”Tony兴致勃勃地搓着手,“顺便帮我录个像。”


“Sir,他们避开了摄像头。”Jarvis的语气好像也颇为遗憾。


“这就没意思了不是。”Tony很失望地看着他们,“那就录音吧,还有翻译。”


五秒后他就打断了Jarvis的转述,他使劲揉着自己的耳朵,嘟囔道:“天啊我觉得我的耳朵被强暴了,Jarvis要不你帮我扫描一下,我眼前的是那个对我大喊‘注意语言’的美国队长吗?”


这句话起到了神奇的作用,Steve一把推开了用膝盖抵在他胸口的Bucky,坐起身说道:“Tony,你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吗?”


“发生了什么?”Tony无辜地举起双手,“为什么战火烧到了我这里?”


Bucky在那一瞬间就切换到了“我是Steve妈妈的好宝宝”模式,附和地说道:“你把所有Hydra的火力都吸引到了你这里,太危险了。”


“操你的。”Tony把手里的调制器砸了过去,被对方一把接住,“容我提醒你一下,我发消息的时候你在我旁边看着,你还为它多加了几个F打头的单词。”


“是这样吗,Bucky?”Steve又转而盯着企图削弱存在感的冬兵,而他本人还坐在地上——他是一路从华盛顿不眠不休赶来曼哈顿的。自从Tony向Hydra宣布自己有他们想要的东西的消息突然地、毫无遮拦地出现在S.H.I.E.L.D.曾经的公用频道后,以航母坠毁为代价的平静就再次被打破了,哪怕水面依旧毫无波澜,但生活在水中的人们已经快被这接二连三地爆炸搞得精疲力竭了。


被点名的Bucky耸了耸肩,装作自己对墙角的摄像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发现Steve谴责的目光并没有因此移开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怂货。Tony在心里骂道,随后坦然而无畏地和Steve对视。


“这很危险。”Steve又开始了无休无止地说教模式,基本是五Coulson那么执着和十个Clint那个啰嗦,“特别是对你。”


“哦?是我长得太英俊子弹们都额外喜欢我?”Tony惯常地在这种情况下翻白眼,“我有能力保护自己,谢谢了Steve,我的教母要是有你一半关心我就好了。”


Bucky说道:“你已经没有战甲了。”


Steve的眉梢挑起了一个微妙的角度,看向Bucky的目光混合着“说得很好”和“你死定了”。


“你和你男朋友的傲慢是一个培训班进修的吗?”Tony毫不客气地说道,“我是钢铁侠的前提是我是Tony Stark,我他妈是个天才,还是个有钱的天才。”


“你还是个一碰就死的天才。”Bucky也用白眼回敬了他。


Tony懒洋洋地说:“那就让他们来试试好了。”他打了个响指,喊道:“Jarvis!”


“您的实验装置已经调试完毕。”Jarvis几乎是立刻就回答道。


“去做你们的事吧,我有我的战场。”Tony跳上实验室前的台子,摆了一个经典的出场造型,在得到面前两人毫无反应的“反应”后,他再接再厉地说道:“你们应该知道Stark名下有几个酒店,鉴于你们属于久别重逢那种类型的,再说,天气也太热(hot)啦。”他说完暧昧地眨眨眼。


狭小的空间像是被施了这句话什么邪恶的魔法。沉默。死寂。一切都变得诡异了起来。难以言说的尴尬快要把整个房间填满了,而两位当事人还在用闭口不言做殊死抵抗。


在一切变得更加尴尬更加不可挽回前,Tony终于搞明白了状况,而且第一时间搞明白了这场爱情“闹剧”的始作俑者。他用同情到不能再同情的目光关爱地看着Bucky。


他真的很同情,他抽搐的面部肌肉是在控制自己不要痛苦出声。绝对,绝对不是在憋笑。


“哦抱歉……”Tony的眼睛在临近爆发的Bucky和不停咽唾沫的Steve之间转来转去,“我以为……你们看……毕竟……”他打了几个凌乱的手势,“毕竟……一年了?哦,一年了啊。”他最后一句听上去完全不是在真心实意的惊讶。


他望着两个人逃难似的背影,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看吧,赶走老冰棍们也不是太困难,只要……


“Jarvis,”Tony冷静地说,“我现在需要一张椅子。”


“Sir?”


“我不能动……”Tony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我憋笑憋到腹部抽筋了。”


 


……


 


他们匆匆离开了Stark大厦并且没有选择Tony为他们准备的那辆高调到准备去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跑车。和在布鲁克林的那一年时光一样,Bucky坐在Steve的后面,两人骑着摩托车在城市中飞驰。Natasha为他们准备的车在城际的一个加油站里等着他们,他们得在什么人炸了它之前开走它。


Bucky像是还有没从Tony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一路上除了在急拐弯的时候抓住Steve腰间的衣服外,没任何多余的动作。


“你还在生气?”Steve问道,他的声音穿过头盔,飘散在纽约城的风里。


“不,我他妈很好。”Bucky大声回答道,和从前一样。过了会儿,他又低声说道:“他和Howard很像。”


“你说Tony?”Steve笑了一阵子,“别当着他面这样说。”


“他和Howard的关系不好吗?”


“怎么说……只是Howard为了一些东西所以放弃了另一些东西。你知道他的,无论他有多爱某样东西,他总是能装成不屑一顾的样子。”Steve想给这个令人难堪的状况找一个和解的理由,“就像那些威士忌和那些姑娘……”他惋惜一般地叹了口气,“我想是因为他们两个人太像了,Tony有时候真的很想以前的Howard.”


而Bucky的沉默一点都不像以前的他。


Steve哼起了一首歌,用音乐家的鉴赏水平这甚至都不算是一首歌,用文学家的鉴赏水平这歌词简直连小学六年级词汇量都没有达到。那是首简单简洁到简陋的儿歌,作词作曲都出自十岁的Bucky,最初的他用这首歌哄睡着了他每晚都要因为“床下恶魔”哭闹的妹妹,后来他又用这首歌哄睡了因为高烧迟迟不敢入睡的Steve。他坐在那个病怏怏的小子床边,手掌轻轻抚过他的额头,把歌声和星星一起带进他的梦境。


“小鹿啊小鹿,你要去哪里,为什么不回家,为什么不说话,……”Steve轻轻哼着,“阳光会照耀你,月亮会守护你,睡吧,睡吧,没什么要害怕……”


他的歌声伴随着刺耳的刹车声戛然而止。坐在后面的Bucky右手摁着他的肩膀猛然向侧边翻去,借着栏杆使力扑向了那辆刚刚出现在拐角的灰色吉普,那辆吉普一个急转弯把他甩了下去,左手在柏油马路上抓出一条长长的深痕。


Steve从车头翻身而上,用盾牌击碎的车前窗,一手抓住方向盘一手拎起驾驶员的领子,用力把他扔向副驾驶,车旁的Bucky直接撕下了副驾驶的车门,把两人丢了出去。发觉到Steve不赞成的目光后,大声说道:“我他妈没杀人!”


“分头行动!我把他们引到没人的地方!”Steve钻进车里一脚踩下油门,“照顾好我的摩托!”


根本没来及反应的Bucky被汽车尾气甩了一脸,一边躲避着子弹一边对汽车离开的方向破口大骂。


灰色吉普在几公里外的一处小巷口停了下来,紧随而来的是三辆黑色的SUV和一辆外形改装过的小型装甲车。Steve调转方向盘,朝那辆装甲车冲了过去,在车身即将相撞的时候从前窗翻身而出,几步跨过装甲车的车顶,向它后面的SUV冲去。密集的子弹从车顶冲出,盾牌与不断发生撞击。Steve在停火的间隙从最后一辆车的车顶跃下,将在车旁的两名队员迅速击倒。


现在除了装甲车里的队员,所有人都下车了。他在心中计算着位置:现在有九个人,每个人都配备着武器,他不能和他们硬碰硬的解决。他弯下腰抓住最初击倒的一名队员胸前的烟雾弹,把它和盾牌一起扔了出去。烟雾中响起四声盾牌撞击的声音,他从车顶翻到车的另一侧,扫射已经在进行,他从侧面俯身接近,一把锁住了最近队员的喉咙,夺走他的枪后把他扔到了车顶上。击碎车窗后他把盾牌挡在自己前面发动了汽车,硬生生将它前面的两辆汽车顶撞得从两侧飞了出去。


“Rogers!”装甲车的扬声器里传出愤怒的声音,“你的抵抗毫无意义,冬日战士永远都是……”


车窗破碎的声音替代了那人的喊话声,Steve用盾牌边缘抵住驾驶员的喉咙,似笑非笑地说道:“你怎么不说完?”


他身后是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的Hydra队员。


 


赶到他们约好的地点时,Natasha和Bucky都已经在那里等他了。Bucky身旁还有个差不多是摩托车形状的废铁物件,正在不停地冒着黑烟。


“我不是让你照顾好她,你对她做了什么?”Steve心疼又惋惜地看着他的摩托车,要不是它还在冒烟,看他的样子就要上去拥抱它了。


Bucky正在喝一罐啤酒,一眼不发地捏紧了易拉罐,像揉一张纸巾一样把它揉成了一团。


Natasha满意地看着两个男孩,走上前拥抱了Steve,说道:“好久不见了,Steve.”


“实际上我们只有两天没见。”Steve冷静地说。


“啊,是吗?”Natasha退开一步,柔声说道:“我还以为已经很久了。”她冲Steve眨眨眼,挑起了一边嘴角。


Bucky冷冷地说:“够了,Romanoff女士。”


“我想Bucky已经为他擅自把你击昏的行为向你道歉了?”Steve看了看气氛微妙的两人。


“是的。”Natasha诚恳地说道,“态度相当诚恳。”


对于危险的直觉让Steve立刻转移了话题,“我们在路上遇到了袭击,Tony怎么样?”


“对你们没有开走他精心准备的车表示十分不满。”Natasha耸肩。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我知道,但他给我的回答就是这个,所以我猜他没事。”Natasha的眼珠转来转去的,“他还提到你们在他面前打了一架。”


Bucky忍不住出声道:“只是相互问候了一下。”


“相互问候?”


“我和Steve以前经常这样。”


被点到的Steve欲盖弥彰地点了点头。


“哦,我明白了。”Natasha相当肯定地说道,过了几秒终于忍不住地问道:“那么你们真的还没有……”


“我们该走了,Steve.”


“再见,Natasha.”


“享受新任务……还有新生活。”Natasha笑着又一次拥抱了Steve,“还有,抓紧时间,好吗?”


“……谢谢,但我们真的该走了。”


 


这就是一个奇妙的循环。在这一切开始时,他们只有两个糟糕透顶的人和一辆半死不活的车,一路跌跌撞撞地从布鲁克林开到华盛顿。而在这结束这一切的路上,依旧是这样,两个人,一辆车,一段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他们往前开着,好像那样就能到达一个美好的未来。


车里的电台在播一个旅游美食节目,主持人夸张地形容着布鲁克林的一家店的苹果派,背景音是切开苹果时那种干净利落的声音,还有面糊,黏糊糊的面糊被搅动时发出的声音,偶尔还有那么几声烤炉打开的声音,而那家店的店主正在讲述这家店的历史,在第五句话时她提到了“美国队长”。


“哦。”Bucky有些无语地对此做了回应,“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Susan,记得吗,Aunt Susan.”Steve提起这个有点愉快,“这是她的孙女。”


“那个在你快饿死的时候塞给你快发酸两块苹果派的女人。”Bucky不屑地撇了撇嘴,“这和美国队长又有什么关系?”然后他歪歪脑袋,皱紧了眉头,说道:“哦,我想起来了,当年她在记者面前说你喜欢吃她的苹果派……”他用几声冷笑结束了这句话,就和他当年一样。


“你不能否认她的苹果派的确很好吃。”


“你也不能否认她塞给那个小个子的苹果派的确发酸了。”


“那个小个子就是我。”


“哦,原来你还知道。”


“我们是还要再重复一次当年的吵架?”


“不用了,她是个骗子,你是个烂好人,我的结论在我入土或者那家店破产前都不会改变。”


“你还真是执着。”


“我为数不多的美德。”


那档美食节目并没有因为这场争吵而结束,正相反,它的解说越来越生动也越来越激动。关于苹果派的话题从“美国队长爱吃我家的苹果派”开始似乎就升华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这差不多已经涉及到美国精神和美国梦了。那家店的女店主声音很像她的奶奶,温和得像一杯可以搭配苹果派的蜂蜜水。她开始讲那些自己奶奶告诉自己的故事,关于美国队长,以及她的苹果派,其中难免有虚构情节,比如美国队长甚至在给友人的信中提到了她家的苹果派——这当然是不可能的,能让Steve在属于美国队长的行程表中挤出时间写信的友人只有Bucky,但那时Bucky就住在他的营帐里。听到这里的两人都尴尬地挠了挠头,然后Steve负责无奈的傻笑,Bucky负责嘲讽的冷笑。


“说起他的朋友,我的奶奶总叫他Bucky,她说他是个很好的孩子。”女店主轻声笑道,“我奶奶说那时的Bucky比Steve——也就是美国队长,更受邻居们的欢迎,她把他形容得像童话里的王子……”她发出清脆的笑声,“小时候我还一度想嫁给他。”


主持人问道:“那Bucky喜欢这里的苹果派吗?”


他们没有听到回答,因为Steve关掉了电台。他在开车的间隙偷看了几眼Bucky,后者熟悉那种眼神,他们之间的默契差不多足以让他把这个眼神翻译成一篇一千词左右的论文了,简而言之就是“他是不是在生气我忘记告诉他了一些事”。


“你想说什么?”Bucky打算先发制人。


Steve犹豫地说道:“我要是说我们在布鲁克林住的那段时间我买了不少她家的苹果派……你会……”


Bucky面无表情地想操你的Steve Rogers,是你把话题引到这上面的。


“你还有多少趁我失忆的时候骗我的事,可以趁现在一并说了。”


“嘿,我没有骗你。”Steve做了个投降的手势,“我只是……那时的情况很复杂。”


“哈,复杂到你可以骗我说你是我男朋友?”


这个问题上Steve态度异常坚决地回答道:“我没有那样说。”


“哦,是我的错,我不该向你告白,对不起。”Bucky沉着脸,“下次还有这种情况麻烦你拒绝可以吗?”


“我那时需要照顾你,总要有个待在你身边的理由。”Steve舔了舔嘴唇,“我没想过……我那时……”他挫败地叹气,“你那时说的太突然了,我担心你赶我离开,那我就没办法……”


“没办法监视我了。”


“你一定要这么说吗?”


“你根本就没想过我有恢复的一天。”


“我当然有!”Steve变得激动起来,整个人都像坐在弹簧椅上焦躁不安,“我不想让我们的关系变得那么尴尬,我是说万一、万一你后悔……我没别的意思,所以我才不想……”他简直是语无伦次地解释着,最后他在路边停下车,绝望地用头抵住方向盘,说道:“真的抱歉,Bucky,如果你还在因为这个生气,你可以现在或者在一切结束后随便怎么揍我……我那时真的没太多选择,我很抱歉欺骗……我是说……”他艰难地把那几个单词从牙缝里挤了出来:“伤害你的感情。”


被“欺骗”和被“伤害”感情的Bucky完全没有在意他的后半段话,他先是有些目瞪口呆,随后颇为无语,他直直地盯着Steve,过了半响后他终于在对方惴惴不安的目光下,叹息般的说道:“Steve……”


“什么?”


“你是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担心我恢复记忆会后悔和你在一起,所以才不肯和我上床的吗?”


Steve大概是思维停滞了。他先是仔细想了想Bucky这句话的含义,又把每一个单词拆开分析了一遍,最后像是担心颈椎骨折一样轻轻点了点头。


James Buchanan Barnes用生命和姓名起誓:他九十多年的生命里,从未有过像此时这样想揍死Steve.他妈的美国队长.Rogers的冲动。


TBC


再有一两章左右就要开始涉及审判的情节,大家是想把它放到正文里,还是再另外开一个番外?

评论

热度(192)

  1. 辞致丶石录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