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致丶

(盾冬)无罪之罪——D洞

云鲤鲤鱼:

ABO


看了雪奈太太的后忍不住写了D洞。。




<<<



巡逻至市中心时,烈日高悬,没有树荫遮挡的街上几乎没有任何行人。史蒂夫向指挥中心确认没有行动任务后,让车长斯科特将车开到一个喷泉公园旁休息。


车刚停稳,斯科特便迫不及待地回头道:“头儿,不介意我下车买瓶汽水喝吧,这天热得人要命。”


车上的伙计未等史蒂夫回话,便纷纷应和道:“也给我来一瓶!”“按人头买吧,去之前把空调开大点儿,我快被你们臭烘烘的信息素给熏吐了。”“就你香,你是alpha才觉得臭,要是有个omega在车上,说不准湿得像洪水泛滥。”“你这污言秽语的,得给你补一针抑制……”


“停下来,”史蒂夫开口打断,“第一,我再三强调过一般情况下只有便衣,也就是山姆才能下车;第二,即使是执行任务或者休息,所有人下车,车长也必须在自己的位置上,除非候补车长到达了驾驶座。斯科特,告诉山姆你要什么汽水。”


与以往每次自己发话一样,车上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沉闷,史蒂夫不得不反思自己是不是过于严肃了,但是经过深思熟虑,他认为按照规章制度行事是必要的。


伙计们陆陆续续下车上洗手间,史蒂夫叹了口气,一回头,却见还有一个人坐在车座上纹丝不动。他挪过去,拍拍对方的肩:“巴恩斯,你也可以下车走走,虽然你刚从别的片区调来,但也不需要这么拘谨。”


巴恩斯微微点了下头,阴影使他原本浅色的眸子看起来暗沉沉的,中长的头发与面罩让他散发着阴郁。史蒂夫又补充道:“如果你觉得热,不妨把面罩摘下来,按照规定,你只需要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戴上它,在车里你可以放松一点。”


巴恩斯直截了当地拒绝:“不必了。”


史蒂夫没有勉强,转身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的刹那,他难掩失望地垂下了眼睑。他不应该妄想巴恩斯与他记忆里的那个人有一丝一毫的关联,尽管他们有着别无二致的碧绿色眼睛,有着一样漂亮的棕色头发,有着极为相像的声音,甚至连姓氏都相同,但是最基本的,他们性别不一样。史蒂夫想找的那个人,是一个omega,他无比确认,因为他曾无数次将那个人按在身下,血气方刚地用自己无穷无尽的精力将人填满。他和一切喜爱在床上欺负omega的alpha一样,总要描述对方是多么的水汪汪,然后打开对方的小洞,再打开对方身体里隐秘而敏感的生殖腔,如果不是有避孕套,他想他早就弄大那个人的肚子了。而那个人从来都那么听他的话,给他最为甜蜜与淫丨荡的反应,史蒂夫坚信即使阔别多年,那个人也绝对不会用那种冷漠的眼神看着自己。


所以就算巴恩斯与那个人有再多的相同点,史蒂夫也没办法、不应该从巴恩斯身上找那个人的影子。


一会儿后,伙计们回到了车上,史蒂夫放下对讲机,说道:“马上去27街10号,接到线报说那里有人胁迫omega卖淫。所有人补打抑制剂。”


这样的案子不算少,也不难办,他们身为警员只要不被现场的omega勾引发丨情便能迅速完成任务,但那样的场所必定有令alpha更易发丨情的药剂,所以他们不仅要带上信息素清洗剂,还需要打更多的抑制剂以防万一。


史蒂夫熟练地往自己的上臂扎针,将废弃的针管枕头扔掉时,他发现其他伙计都在打抑制剂,唯独巴恩斯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他蹙起眉头,问道:“巴恩斯,你打抑制剂了吗?”


巴恩斯头也不回,敷衍地“唔”了一声。史蒂夫当即问其他伙计:“他打了没有?”伙计们面面相觑,然后冲他摇头。


“不要以为你的定力有多强,你的意志力并不能百分百赢过你的本能,”史蒂夫从药剂箱取出一管抑制剂,“巴恩斯,把手给我,我替你打。”


“……”针头保护套已经拔出来了,巴恩斯依旧置若罔闻,史蒂夫顿了顿,左手跨过对方的身子,按住了靠右坐在窗边的巴恩斯的右臂——他的左臂是一条金属义肢,所以史蒂夫只能通过右臂给他打抑制剂。


出乎史蒂夫意料的是,他的手刚碰到巴恩斯,一股巨力便猛地将他推开,他措手不及地向后倒去,后背狠狠撞在前排椅背。与此同时,巴恩斯的怒吼在车厢里回响:“别他妈碰我!”


史蒂夫愣了愣,用力地鼓了鼓咬肌,他扶着椅背起身,命令道:“等一下,巴恩斯和斯科特一起留在车里。”


-


如之前一样,不过三十分钟,史蒂夫便和同僚一起把犯事的人押进了车里,清点人数的时候,他数来数去,怎么都少了一个人。他环顾四周,半是愤怒半是无奈地问斯科特:“巴恩斯去哪了?”


斯科特嘴里吹出的泡泡糖“啪”的破了:“他说上洗手间,你知道我拦不住他的,头儿。”


“我知道了,你们在这里等五分钟,如果我还没回来,山姆当临时队长,先回局里。”


“好的头儿。”


史蒂夫交待完,跳下了车。


不远处的巷子里,一个棕色头发戴面罩的男人正恼怒地踹着巷子尽头的垃圾桶出气。他刚刚已经打过掩盖剂了,但身体依然烫得厉害,好像有一团火在里面乱窜。虽然烈日照不进巷子,但是热气丝毫不少地经由空气往里灌,巴恩斯这一动作,竟然感到屁股有水流出来,不禁闷哼一声,心里不断骂娘。要不是那个讨人厌的金发alpha既跑来跟他说话,又碰到了他,可能他还不至于半路出来补打针剂——干这一行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幸好他是个喜欢有备无患的人,随时把针剂带在身上。


水流混着汗液很快染湿了裤子,巴恩斯不由自主地拧腰喘了两下,但他立即回过神来,愤怒地夹紧了屁股,从怀里又拿出另一支药剂为自己打上。随着冰凉的药物流入血管,他的呼吸终于逐渐平复。照理说他今天打的量已经超标了,但是他绝不能让omega信息素的气味出现自己身上,他知道那个金发大个子会找他。


正如巴恩斯所料,史蒂夫很快朝巷子走去,但他并不是因为闻到巴恩斯的信息素,而是因为闻到了另一种久违而熟悉的味道。


光是闻到那么一点点若有似无的气味,他就几乎硬了。


史蒂夫的心脏狂跳,紧张、疑惑、胆怯、兴奋来回在他的胸腔里徘徊,他上一次闻到这股味道已经是八年前的事了,这股味道,属于他高中时干过无数次的omega,他那时候的小爱人。


他捏紧拳头,两条腿忍不住狂奔起来,他循着那一丝香甜,一头撞进了一条窄巷。


然后他看到了巴恩斯站在里面。


史蒂夫怔了几秒,而后飞快跑了进去,来来回回、仔仔细细地检查巷子里的每一个角落,但是一无所获。他三两步走到盯着他一举一动的巴恩斯面前,着急地问道:“你有见到一个omega吗?”


“没有。”


“但是味道就从这条巷子里传出,我没有认错!”


“什么味道。”


“omega的气味,你没有闻到吗?”


“没有。”


巴恩斯冷漠的态度让史蒂夫的一时脑热快速冷却,他控制着呼吸,问道:“巴恩斯,你在巷子里干什么?”


巴恩斯将手里不知几时点上的烟掸落在水泥地上,用脚尖碾熄,平静答道:“没事干,抽烟。现在抽完了。”


史蒂夫什么都没说,站在原地,目送巴恩斯走出巷子后,他蹲下身,将那截烟蒂捡起放进了口袋里。




TBC

评论

热度(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