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致丶

自割腿肉强行拉郎。

【卯友】不能说的秘密(abo)23

Jechul:

警告:ooc!ooc!ooc!没有逻辑没有文笔!




abo,涉及怀孕生子。


alpha=天乾 omega=地坤 beta=人艮


私设很浅,谁都能看懂。




卡文严重orz太不擅长写感情戏和剧情了嘤嘤嘤。


终于把矛盾点放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小伙伴能get。


成功的步伐是走在如何矛盾点消失。




前文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




23


 


他倒是愣住了,缓了会才彻底吸收了胡管家所言的坊间流言已经传开了的事。


 


这会儿心头倒不是让一百多具漂子堵着了,而是有些恼怒,顺带还有忧心,恼怒的是世人流言蜚语,从不见真相,只为了口舌之快高传谣言;忧心的是,郭得友不知道知不知道这事,好不容易见小河神缓和了点,这一下又得给砸了。


 


丁卯赶紧从床上蹦了起来,一窜老高,收拾着自己往龙王庙赶。


 


郭得友一觉睡醒,天色见忧,昏昏沉沉透着不好的光景,他倒辨不了星宿轨迹,就是顾影对卜卦预知一事都半斤八两,所以只是抬头看了看天际的灰蒙,悠长地打了个哈欠。


 


铁牛带着捞尸队的兄弟们大张旗鼓的上门,大概是一百多具漂子赚大发了,捞尸队的队友们都嚷嚷着要吃一顿好的,不过钱没到手,只能煮个火锅什么的开开荤。


 


最近靠着丁卯的奢侈,天天油星子入腑祭着五脏庙,郭得友倒不是很来兴趣,不过人都上门了,铁牛都张罗着搭火锅洗食材,也就任由他们去。


 


等折腾完,郭得友坐在位置上一手支着头,一手持着筷子,在锅里捞着铁牛下进去的肉,听着队友们胡吹海吹,上了头的劲儿。


 


郭得友喝不了酒,捞尸队的人都知道,所以也没人开口让他们队长来个一两杯,都各自喝的面红耳赤。


 


聊了几句,突然有人嘟囔着今日传开了的那八卦消息。


 


“嗝——我听说,我、我们师弟,就就就……”喝多了,舌头还有点大,醉酒的那位没说完,赶忙旁边有人催促。


 


“谁?哪个人?”


 


“就漕运商会那天乾少爷,丁——丁丁——”


 


“丁卯。”郭得友帮他接道,顺便瞥了一眼喝醉了的队友,听着对方到底要说什么。


 


“啊对,就那个丁少爷,听说这丁少爷艳福不浅啊,这么多地坤没看上,硬是瞧上……”说着的人笑了笑,偷偷瞧了一眼郭得友,俩人视线正好对上,“我说,郭爷,这小神婆怎么和丁少爷在一起的,你知道不?”


 


“放他娘的狗屁,小神婆那是郭爷的女人。”铁牛在一旁打断,呵斥道。他可是小河神忠实的铁杆粉头,谁敢造谣一句他郭爷。


 


“可、可……小神婆连丁少爷的孩子都怀、怀了……三个月了。”被铁牛一凶,说着的人立马缩了缩脖子,连忙解释到,可惜嘴里不利索,说话断断续续,“那、那藏翠楼的婆娘说说……说的,就小神婆之前还还、还去鬼市找黑稳婆。”


 


郭得友一边听着挑了挑眉,听到藏翠楼三个字,又听到稳婆,就想起来自己之前似乎说过什么,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起来。


 


“放屁,你这孙子在哪儿听得谣言就往郭爷面前抖。”铁牛骂完,扭头看向郭得友,顺便给小河神夹了一筷子的肉,“嘿嘿郭爷您吃肉,别上心,都不知道哪儿听来的破谣言。”


 


“哪儿!说得、嗝——真真的。小神婆仨月都有了,丁、丁少爷的孩子。”酒劲儿上头,也嚷嚷着不甘心,旁还有人搭腔说,“还真是,今儿回去我也听我媳妇说了。”


 


“不该吧,就小神婆和我们郭爷的关系。”


 


“都坊间里说的。郭爷你可小心,别让丁卯这人翘了墙头。”


 


郭得友反倒听的笑了,顾影怀孕三月?丁卯这回国连半个月都不到,这都哪儿传出来的。


 


正当铁牛准备为了郭得友和队友们争吵时,丁卯匆匆回来了。


 


他往院里一跑,气息还乱着,看到郭得友坐在桌子前和一群大老爷们喝酒,一帮子人艮凑在一起,只有男人的汗臭味,他连郭得友的气味都闻不到,单从郭得友一见他脸黑的程度,能猜到郭得友多半是知道坊间的流言了。


 


这倒是丁卯多想了,今晚夜色不好,院里的灯不够亮堂,郭得友见到他并不是黑脸,只是收了笑而已,在昏暗中就看着带了点锐气的锋利。


 


“师弟来了。”喝醉的人开始起哄。


 


“哟呵,师弟来说说你和小神婆怎么回事?”


 


“我找郭得友有事。”丁卯说完,往郭得友身边一凑,伸手拽着郭得友的胳膊把人从位子上拉到一边。


 


郭得友筷子都掉到地上了,这丁少爷毛糙的让他真黑了脸,“丁少爷,你有什么事,非得拉拉扯扯个不停?”


 


不过小河神说归说,倒没大动作反抗丁卯,毕竟是自己的院子里,一边还有队友,郭得友不想让捞尸队的人看出点什么,他烦躁地撩了撩后颈垂着的辫子,拨开落在腺体附近的发丝。


 


丁卯把他拽到一边,灯光远离,又没月色,整个暗的只有两个人模糊的轮廓。


 


不过还是能看到郭得友给他翻得大白眼。


 


“我和顾影没关系!”丁卯急急解释,“你千万别误会。”


 


“哦。”郭得友点了点头,应了一声,他扬了扬手,示意丁卯松手。


 


“你——生气了?”丁卯反倒没松手,他往郭得友那儿靠了靠,他们贴着墙角一侧,所以郭得友也没多余的地方去躲。


 


丁卯一靠近,身上散着的味儿更浓郁了,郭得友的气味压制住了,不过粗布衣衫上都冒着火锅味。


 


方才和捞尸队的人坐一块儿,一群人艮平凡如屁,解放了他的感官,现在闻着丁卯的气味,本能又开始骚动了,加上夜晚又凉,丁卯就像个热源贴过来。


 


“我不知道谁在造谣,顾影好端端的,那天晚上也是你让我送她回家,我跟她并没有关系。”丁卯说着,“我就只想对你负责。”


 


墙外头有枝桠探进来,风飒飒吹着,突然有鸟儿在黑夜里振翅高飞,还鸣叫着打破黑暗。


 


郭得友猛地一蹿,在原地蹦了蹦,被惊吓到了的心跳的极快,他容易受惊,又现在夜黑风高的在小角落,突然受了不小的惊吓,都是丁卯害的。


 


丁卯靠的近,郭得友跳窜的时候还碰到他了,也把他吓了一跳,以为是出什么事了,结果听到郭得友在那儿喘着气,半晌憋出一句:


 


“丁少爷要是喜欢小影,我可以帮忙牵线搭桥,要是不喜欢,也得对毁人姑娘的清白作出点什么反应吧,你这任人谣传,小影的清白没了,以后谁来娶她?”郭得友顿了顿,接着道:“还有能先把手松开了么?这里暗的黑灯瞎火,谈话能不回屋里?”


 


确实挺暗,只能看到模糊的轮廓,郭得友惊魂未定的样子模模糊糊,可小河神的意思让丁卯觉得自己又白解释了,连忙继续道:“顾影那里我会找报纸放头条澄清的!”


 


“可是就这样澄清相信的人也不多,所以师哥……”丁卯停了停,“这得把我们的关系公布了,这样相信的人就多了。”


 


“什么关系?师兄弟么?”郭得友瞪了一眼,“你这心思不少啊。”


 


“承蒙师哥夸奖。”丁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一个模糊的轮廓,“不是师兄弟,就是我们的实质关系,我会娶你的关系。”


 


“丁卯。”郭得友真想撸袖子伸手暴打一顿这个小少爷,到底在想些什么,怎么一颗树上挂死,风吹雨晒都不见得变弯,“一个标记而已,我又不会为这事死。”


 


他们俩都钻着牛角尖,快把尖都钻破了。


 


又有鸟儿从枝头起飞,方才被吓了一跳的郭得友这回有心里准备,但还是被惊到了,在原地跳了跳,拍着胸膛。


 


他睨了眼丁卯,撇嘴想把人推开,这破角落。


 


“可我们实质的关系,该做的都做了。”丁卯也有点上火,“师哥你也不可能掩藏地坤身份一辈子。”


 


“地坤怎么了?地坤就该找个天乾依附?”郭得友没把丁卯推开,反而丁少爷又往他这贴了点,气味直直扑鼻。


 


“地坤依附天乾本就是天性所定。”丁卯说完,又添了一句,“这是历史传承下来的。”


 


“嗤,我瞧天乾也不过如此?案子是你查出来的?漂子是你捞起来的?丁少爷你未免仗着天乾二字有点自大了吧,留洋出去那么久,一肚子洋墨水,思想还这么迂腐。”郭得友语气里带着阴阳怪气。


 


他们快要争吵起来,一边有吃着火锅憋了尿的人往这里跌跌撞撞的走,嘴里还唱着花姑娘的曲儿,摇摇晃晃走到昏暗里,发觉茅厕不是这个位置,又不想走了,就准备解裤头,然而重影的视线看到四个人影在角落里。


 


“呃——怎么有两个郭爷?还有两个丁少爷?”


 


郭得友看到有人,又看到丁卯准备继续说的模样,赶紧抬手把这嘴没遮拦的丁少爷捂住,小声说了句:“闭嘴。”




-tbc

评论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