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致丶

自割腿肉强行拉郎。

冬铁 冬日战士对于现代生活的一点小迷茫

谢谢山海的生贺~我爱在我生日给冷圈带来温暖的你们

山海闲士:

给群里的吧唧的生贺 @辞致丶 




为什么你们都喜欢冬铁




一发完的小甜饼




我这回还是晚了一天……




大概是平行世界设定【请你们当做妮妮老爸不是吧唧杀的谢谢










冬日战士是个性格挺温和的人。




在和他相处的这几天里,复仇者们对于他的印象就像是被打翻了的多米诺骨牌般被一瞬间推翻又艰难的重组——这过程无比艰辛,但他们必须要做。




毕竟谁会知道:这个危险的造成无数伤亡的杀人机器,在脱离了九头蛇的控制后会是这样一幅模样:他就像是一个长年被铁链和盔甲覆盖的人,坚不可摧的束缚限制了他所有的思想和行为。于是世人只能看见他不善的那一面,但是现在有人敲碎了那屏障,折断了那枷锁,一直处于黑暗中的人露出本相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压低了呼吸惊叹。




托尼咬着一个被啃了一半的汉堡从这个暂时被神盾局监管的冬兵身边走过时,正低着头专心跟手里的智能手机做着搏斗的男人像是背后长了眼睛一样极快的抓过头看了他一眼,那就像是一个不自觉的试探的反应,尽管冬兵已经在瞬间扭过头又把身体转了回去,但是托尼咀嚼着嘴里热量极高的快餐,停下了脚步,最后还是慢悠悠的转过头走到了故作冷静的冬兵身边。




“喂——”当托尼因嚼着东西而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出现在自己耳边的时候,巴基就像是被人突然吓了一跳一般,放在木桌边缘上的金属手臂差点直接掰下一块结实的木块。




他看起来就像是个被吓到的小动物,类似于兔子、棉衣那种警戒性极高而性格胆小的食草动物。托尼把剩下的所有夹着肉片的面包片直接塞进嘴里,舔着手指上的残渣抬着眼皮朝着男人手上拿着的手机界面望了一眼——“你到现在还是没学会使用这些东西吗?”




“嗯?”




男人的声音懒洋洋的,末尾像是融化了的砂糖一般慵懒的划过自己敏感的神经。巴基觉得自己耳朵下方连着脖子那一块的肌肤都像触了火一样缓慢的烧了起来。他不自在的弯着脖子蹭蹭那一块的肌肤,然后避开身后的人不易察觉的朝着旁边迈了一小步:这是他做的第二个失误,托尼饶有兴趣的看着男人像是辟邪一样的动作,好奇心和探究欲犹如吹起的气球一般在那双褐色的眼眸中缓慢的涨大。




“你好像很讨厌我?”托尼说:“尼克说过:在你由神盾局负责的这一段时间,你对于现代社会的任何疑惑——”他指着男人手里的东西,那个有着透明面板的先进设备在男人的手上就犹如一个奇怪的玩具,巴基已经对着这个奇怪的东西研究了整整1天,在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之后却还是会被空气中突然出现的画面和响彻耳边的声音吓一跳。




托尼指着那个冬兵搞不懂的东西说:“你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题的话,都可以来找我。”




是,就是这样。亿万富翁的语气宽容,表情温和的简直像是个会花费大量的宝贵时间去教导一个刚脱离他人精神控制大脑思维还停留在旧社会的懵懂无知的‘战争兵器’的温柔导师。他注视着面前的冬日战士谨慎的表情,那张脸上细微的颤动和眼中一闪而过的戒备就像是一张摊开的布一般完全展开在他面前。




托尼轻易的读懂了男人的情绪,他抱臂看着注视着疑惑的冬兵,在男人开口说出表达自己疑问的时候强硬的插了进去打断了冬兵的话:




“为什么你要这么——”




“因为你现在暂时‘归属’于神盾局,”男人直言不讳的说:“在这期间,你的人身安全、行为举止、每一举每一动都由神盾局全权负责和监督。”




“他们不仅要负责监护你不让你再随便被人控制然后出去炸个大楼玩,更想要研究你身上可以挖掘出来的所有价值:比如——”托尼摇晃着手指,他出乎意料的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一个让巴基觉得有些过于近的范围里,然后十分不礼貌的——也许可以说是过于随意的戳了戳男人的铁质手臂,这一切都发生在转眼之间:“你体内的血清和有关九头蛇的某些情报。”




冬兵张着嘴,缓慢的把卡在嘴里未吐出的话咽了回去。




他有一双漂亮的蓝色眼睛,瞳色就像是沉着一片湖泊般透亮而清冽。托尼发现他看人时总喜欢直视他人的眼睛,当亿万富翁对视上男人视线的一瞬间,托尼几乎将男人眼中的情绪与想法看的一览无余。




他抿紧了唇,嘴角向右拉扯了一个弧度。那其中的不耐不知道是因为面前的人还是来自于掌控了一个冬兵却吝啬于一点血清不愿轻易把研究权交付给他的神盾局。




“所以为了可以直接参与进你身上血清的研究,神盾局和我做的交易和妥协就是——”小胡子男人摩挲着下巴,最后说:“我可以研究血清,但是你在这期间的经济来源,和在现代生活时对于科技方面的事情都由我负责。”




托尼不满的嘀咕了一句话,良好的听力让近距离的巴基把那细微的抱怨清晰的收入了耳中。




“我真的不明白那帮家伙为什么把这件事交给我,他们难道真的以为我会认真和善的教导这家伙快速适应现代生活掌控新人生新社会吗?”




冬兵缓慢的眨着眼睛,然后快速的看了眼前的男人一眼。这微妙的动作显得尤其小心,因为他在刚才就体会到了面前这个男人恐怖的观察力和灵敏度——那简直令人惊叹。男人过于常人的警惕性让即使是身为超级士兵的巴基也要小心翼翼的控制自己的言行举止。他的视线小心的划过男人看起来柔软好摸的头发、焦糖色的眼睛和脸颊到脖子那一块的轮廓,眼神停留在那短短的小胡子上,然后在下一秒快速的收回视线。




托尼抬起眼,目光平静的扫了面前的人一眼。




冬兵紧张的移开了眼,像是突然对手里的东西很感兴趣一样低下头继续研究起了手里的手机。他绷紧了身子,看起来就像是在下一秒就会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从托尼的身边弹跳起来快速跑开,托尼翻了个白眼,不耐的把手插进口袋里,看着男人懒洋洋的说:




“所以需要我的帮忙吗?冬兵。”




巴基抬起脸,瞄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彩蛋?




娜塔莎拿着文件,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站在一起对着电脑研究着什么的两个人,对着身边的队长说:“他们什么时候关系这么好了?”




摘下头罩的美国队长看着不远处的战友和昔日好友,抿着唇回答了她的问题:“谁知道呢?”
















没了。




瞎几把写啊woc




写到后面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评论

热度(20)

  1. 辞致丶此号已废 转载了此文字
    谢谢山海的生贺~我爱在我生日给冷圈带来温暖的你们